中国二胡之乡-无锡梅村二胡直销网—纯手工精制-胡乐坊
13915291069电话:
界新闻 >> 艺传承 >> 间采风 >> 胡考级 >> 胡选购 >> 胡调试 >> 胡保养 >> 胡讲坛 >>
首页 >> 二胡文库 >> 业界新闻业界新闻

30年二胡情结拉出专业水准

  在近日举行的市老干部2015年迎春新年晚会上,压轴节目是一首胡协奏曲《长城随想》,主奏是黄小丁,他身穿红色唐装、白色裤子,精神焕发。协奏曲从第三乐章《忠魂祭》开始,讲述抛头颅洒热血烈士的悲壮情怀。随着第四乐章最后一个音符的休止,台下掌声如雷。据介绍,《长城随想》在考级标准里为十级的水准,在民乐人士口中,此曲作为协奏曲来演奏难度高,而业余人士更是难以企及。接触二胡有30年之久的黄小丁却敢于挑战,他为此准备了将近9个月。

  家中备有9把二胡

  近日,记者走进黄小丁日常练习二胡的书房。书房古色古香,6把二胡连着封套摆在最显眼的位置。往右的小隔间内,一个谱架上摆放着厚厚一沓曲谱,谱架旁又是3把二胡。黄小丁说:“一把是专门拉《二泉映月》的,一把是专奏《长城随想》的,一把是平时较常练习曲子用的……”由于音色的要求不一样,所以用弦的粗细不同,黄小丁给自己准备了9把二胡。

  他即兴拉起了《二泉映月》,他闭上眼睛,忘情地演奏,模仿阿炳拉奏《二泉映月》时的节奏。他向记者娓娓道来:

“这首曲子是阿炳情感宣泄之作,演奏时自始至终都要表现一种盲艺人饱尝辛酸的情感,拉这首曲子时我就会自然而然地回想我走过的半生。”上世纪50年代初期出生的黄小丁经历了不同年代的风雨。他说:“现在苦尽甘来,拉《二泉映月》时,要将自己的故事和感情一起融进曲子才能感动他人。”

  一曲《长城随想》获著名二胡演奏家高度评价

在众多曲子当中,为什么选择用《长城随想》二胡协奏曲来献礼新年?原来,去年5月,音乐领域的传奇人物、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慧芬逝世。早年就听过闵慧芬演奏的《长城随想》二胡协奏曲,为怀念她,黄小丁决定演奏《长城随想》。他的曲谱里几乎每一处都有做标记:曲子的快慢强弱,应该用什么样的感情,音准音阶,到什么地方该换气,他都用专业性的符号标注。

  一段如泣如诉的《忠魂祭》再度在记者耳边响起,由肃穆含蓄的基调逐渐转为豪迈,到了第四乐章《遥望篇》一开始,乐曲急转,跳跃感十足,其表述的是一种胜利的喜悦。这两个乐章,其音高起伏变化大,他左手转换指法速度也尤为迅速,手法的调整关系到曲子的流畅性,黄小丁的“换把”之快,足见其平时对二胡所下的功夫。

  黄小丁告诉记者,著名二胡演奏家、国家一级演奏员陈雄华听了黄小丁的《长城随想》后,给予高度评价。他说:“《长城随想》不是谁都敢拉的,专业的不敢轻易拉,业余的也只是个梦而已,但黄小丁圆了这个梦。另外,业余的两个团队平均年龄65岁,在短时间内完成了高难度的协奏曲,这在全国来说可算是首次。”当天演出,黄小丁第一次以协奏曲主奏的角色登台,心里或多或少都有点紧张,手心出了些汗水,他趁着大乐队齐奏时往裤子抹了一把汗。演出后陈雄华对黄小丁的不足作出了点评:“主奏是全场关注的焦点,类似于放弓、抹汗的小动作是不能有的。”

  首次听到二胡演奏便着迷,自制一把二胡每天练习

  去年3月,黄小丁在广东省首届中国民族器乐大赛中获得金奖和银奖,这对半生热爱二胡的他来说,是最好的回报。

  黄小丁1953年出生于广东和平县。在他记忆中,作为音乐教师的母亲在他小学三四年级之际便教他识简谱,哼唱曲调。上世纪70年代,黄小丁在县里一所高中就读,一次偶然机会,广州音乐专科学校(现星海音乐学院)的学生到他所在的高中表演。那时有一个前辈拉了一曲二胡,听到二胡的旋律他莫名地找到了一种感情上的共鸣。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学二胡,那时家境不好,于是他依葫芦画瓢开始自己动手做二胡。

  凭着天赋,他真的做出了一把能够拉出曲调的二胡。“虽然音色可能不准,但那是我的第一把二胡。”对于自己制作的二胡,黄小丁爱不释手,从那时起,他彻底迷上了拉二胡,每天都抱着自己的“心肝宝贝”拉个不停。友人向他请教二胡的制作和演奏方法,他欣然答应,手把手用心教。

  撂下二胡二十载,妻子送二胡他重拾旧爱

  高中毕业后,黄小丁留校做了一名音乐代课老师,并兼任学校宣传队队长,全校班级的音乐课都由他来负责。

任教期间,为了生活他自学维修电器,时常接一些维修收音机的小生意养家糊口。既会拉二胡且动手能力强的他,继而被和平县采茶剧团邀请到剧团里搞起了灯光音响。上世纪80年代初,因工作上的原因,他不得不撂下二胡,开始了自己在事业上的奋斗。


  2004年,黄小丁一家已在惠州定居10多年,一次女儿突然说起想学二胡。他二话不说立马给女儿找专业教师上课,每周的课程,黄小丁都随女儿一起上。耳濡目染之下,拉二胡的梦想重新被点燃。

  “那时我的妻子一直劝我重新拿起二胡,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手生了,连一首曲子都拉不好。”他既沮丧又矛盾。一个月后,妻子叶小婷用月奖金积累下来的  2000多元给他买了一把二胡。黄小丁大受鼓舞,重拾“旧爱”。“还真应该感谢我的妻子和女儿,要不是她们我都不会重新拉起二胡。”黄小丁乐呵呵地说。

  花甲之年仍积极参加各类演出

  毕竟多年没有碰二胡,技艺大不如前,很多曲子都要反复练习。在练习过程中,遇到瓶颈时还会出现曲不成调的情况。还好妻女一直都支持他,从未抱怨过。

  幸运的是,他结识了一群同样热爱二胡的朋友。后来,他受到国家一级演奏家陈雄华以及二胡演奏家钟琦的指导,进步神速,甚至超越了以前的水平,不断挑战新的高度。黄小丁虽未曾去考级,但他同样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去学习。

  他说,学习二胡,不仅要练习演奏,更要理解作曲家的思想、作品风格和内涵,还要广泛地了解历史、文化和艺术。虽年过半百,但黄小丁仍然积极参加比赛和各类演出。如今退休闲赋在家,闲来练练二胡对他来说再惬意不过,他说:“练习二胡还能锻炼脑力。我今年60多岁,身体却从没出过什么毛病,连感冒都很少。”

  文/图(除署名外)惠州日报记者陈澄